奇亿代理

奇亿代理

郭羡倪大学毕业后就做了空姐,这是她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工作,可经过一年的空姐生涯,她有些失望了,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是日复一日的辛苦,端茶倒水,大部分都是辛苦的体力工作,她在质疑自己的选择,既然是这样一份中学生都能做的工作,那她的大学文凭岂不是就浪费了,既然是一份长相稍微上相一点个头稍微高一点的女人都能做的工作,那岂不是浪费了她的美貌。

    她做这份工作抱有的幻想在苍白的现实中都破碎了,可她还没想好以后该做什么,就只能继续在这里做空姐,在茫然的时候,偶遇了卢冲,卢冲的一番话让她大彻大悟。

    她原来做这份工作,并不是像很多女人那样为了认识有钱人结婚,而是想追求一份职业的稳定发展,那现在看起来,空姐绝对是吃青春饭,不长久,起码没有演员长久,而且,就算是想认识有钱人,当演员,一旦成名之后,就能认识更多更有层次的有钱人,而在空姐阶层里,根本没有成名露脸的机会,遇到形形色色的男人,绝大部分都只是想跟空姐玩一夜之情,没有谁想要认真的。

    她思来想去,最后下了一个决定:卢先生,我考虑好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辞职,为竞选港姐做准备

    你能觉悟,我很欣慰,这长路漫漫的,左右没事,咱们再聊聊本来能够成功说服郭羡倪去竞选港姐,已经可以了,但卢冲并不准备就此这样结束了。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俗话又说,夜长梦多,距离98年竞选港姐还有大半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郭羡倪愿不愿意去竞选竞选成功后愿不愿意放弃无线的合约来华星娱乐,都是未知数。

    卢冲不愿意看到,自己费尽口舌把郭羡倪劝说成功,结果是为无线做了嫁衣。

    可怎么才能让她乖乖地签约华星娱乐呢

    卢冲是个急性子的人,他不想把希望放在那未知的以后,他只想让郭羡倪现在就对他死心塌地。

    郭羡倪一边小心地观察着其他乘客,以防他们有事能及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边谨慎地跟卢冲聊着天,作为每天都浏览八卦新闻报纸的香江人,郭羡倪当然知道,卢冲是一个花名在外的人,虽然年纪很轻,但绯闻很多,就算有些绯闻是狗仔队捕风捉影,但只要有一小半符合事实,那也说明,面前这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自己不能不小心,否则就上了他的圈套。

    尽管郭羡倪一直小心翼翼,尽量不让自己去看卢冲电力很强的桃花眼,却也在不知不觉间,发现卢冲的魅力越来越强,发现自己对卢冲的好感越来越深,觉得他越来越帅,声音越来越好听,谈吐越来越有趣,感觉他越来越有才华,之前追求自己的那些男乘客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的,而自己现在那个男友彭山仁跟卢冲比起来,更是提鞋都不配。

    甚至于,一种强烈的冲动在她心中升腾,像卢冲这样的男人,如果不能跟他白头到老,可如果能跟他春风一度,那虽死无憾。

    卢冲跟郭羡倪聊着天,悄悄启动了系统,当他观察到郭羡倪望着自己的眼神水汪汪的,媚眼如丝,他就知道,是时候做那件自己一直幻想却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了。

    他环视四周,发现大部分乘客都陷入了睡眠,还有一小部分乘客在看杂志,没有人注意到他和郭羡倪,大约是美女爱帅哥的事情太过司空见惯,况且他是大明星,郭羡倪跟他聊天也是很正常的。

    卢冲解开安全带,去洗手间。

    进入洗手间里,卢冲只是洗了洗手,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随后,他按了一下呼叫器。

    过了一会儿,有个声音在外面响起:先生,您遇到了什么事情

    卢冲有点失望,那声音不是郭羡倪的,便道:没事,刚才按错了。

    他只得悻悻然地从洗手间里面出来。

    那个空姐眼睛很奇怪地看着他,压低声音问道:先生,您想不想成为我空中俱乐部的会员

    卢冲愣了一下,不由得看了一下这个空姐。

    她长得挺美艳的,有点像很久之前遇到过的那个吴美霞,化的妆挺风骚的,烈焰红唇,跟卢冲说话的时候还抿了抿嘴唇。

    卢冲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个空姐跟之前那个周雅萍一样,都是约泡的,所谓空中俱乐部会员,就是那些在飞机上有过那种事情的人,有过这种经历的国人很少,但传说,在霉国,有百分之四的人都是空中俱乐部的会员。

    卢冲哭笑不得,他本来一门心思想把郭羡倪弄到手,却没想到,他从一开始就没正眼看的另外一个空姐对他产生了心思。

    他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不只是为了不让郭羡倪对自己有恶劣的印象,更是因为,这样主动的空姐,跟之前那个周雅萍一样,都是不干净的,不能碰。

    那个空姐愤愤然地瞪了卢冲一眼,低声道: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你是花花公子啊是不是玩多了女人变得不行了啊

    卢冲懒得跟她做任何证明。

    当他回到座位,看着郭羡倪还一身笔挺空姐制服婷婷玉立地站在那里,心里更是着一团火,这团火力包裹着怒火,他直接把她叫过来:给我一杯橙汁。

    郭羡倪端了一杯橙汁过来,刚走到卢冲面前,脚下忽然一个踉跄,手中的橙汁飞溅出来,倒在卢冲的裤子上。

    卢冲眼神冷厉地盯着她:怎么办

    郭羡倪慌了神,连忙拿出纸巾,帮卢冲擦裤子,可橙汁飞溅到的部位很是敏感,她擦了几下,就意识到了不对,娇俏的粉脸涨得通红。

    卢冲冷哼一声:这样擦怎么行呢,这色素沉淀是擦不掉的哎,还是我去洗手间洗一下吧你等下那个电吹风给我

    郭羡倪连忙去找电吹风,在翻找的过程中,她忽然想起来了,刚才自己脚下为什么不稳,不是飞机遇到气流颠簸,而是卢冲的脚使坏,他为什么使坏,哼,肯定是为了使更大的坏

    郭羡倪陷入纠结,该不该去呢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