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亿开户

奇亿开户

齐浩天和秦亚楠本来只是拿卢冲开涮,却没想到秦保国和罗英梅居然认真了,他们一脸错愕:“爸,妈,你们开什么玩笑?”

    秦保国一脸认真地说:“没开玩笑,我和你妈都是认真的,跟其他家族相比,咱们秦家一直人丁单薄,常常被其他家族排挤欺负,要不是上天保佑,遇到了小冲,咱们家就后继无人了,一想到这,我和你妈心里就难受,所以我和你妈都希望小冲能够给卢家和秦家开枝散叶,开得越多越好。r?anw  en w?w?w?.?r?a?n?w?e?n?`o?r g?”

    “这个要求……”卢冲沉吟着。

    秦保国和罗英梅一脸紧张地看着卢冲:“要是太为难了,就算了,带回来一个也行。”

    卢冲莞尔一笑:“这个要求很合理啊,似乎很难拒绝,我就不拒绝了。”

    “你这孩子!”秦保国和罗英梅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你还挺幽默的,这样好,招女孩子喜欢。”

    齐萌萌却摇摇小脑袋:“不行,不行……我不同意……”

    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她:“你为什么不同意啊?”

    齐萌萌胖胖的小脸蛋鼓鼓着:“要是舅舅给我找了几十个舅妈,我年纪小,记性差,记不住她们叫什么名字,那就糟了……”

    秦亚楠促狭一笑:“乖女儿,妈妈告诉你一个办法,到时候你就按照年纪来叫大舅妈、二舅妈、三舅妈……,那不就好了,而且你想啊,逢年过节的时候,几十个舅妈都给你压岁钱……”

    “哇塞!好多好多钱钱啊!”齐萌萌眼前一亮,顿时兴奋起来,推着卢冲:“舅舅!赶紧给我找舅妈去!我要好多好多舅妈!”

    卢冲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个小财迷啊!”

    大家都哄然大笑起来。

    曾几何时,在老家,亲戚们来看望爷爷,说到卢冲时,自诩有幽默感的小姑夫徐志鹏一番冷嘲热讽,也会引起一屋子亲戚哄堂大笑,可在那样的笑声中,父母双亡的孤儿卢冲心里却是在流泪,甚至在滴血。

    而现在,在这个戒备森严的别墅里,本来该是像大宅门那样冰冷肃杀,却没想到,轻松愉悦,这样的笑声让卢冲心生温暖,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家庭温暖啊。

    罗英梅收敛笑容:“小冲,有个条件妈要跟你提前说好,不论你找多少媳妇,都不能违反咱们国家的婚姻法。”

    “这……”卢冲又要吐血了:“妈,您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国家婚姻法只容许一夫一妻啊!”

    秦亚楠在旁坏笑道:“小冲,你还不明白咱妈的苦心,咱们家虽然地位有点超然,但也不能明目张胆违反国家法律,不论你有多少女人,跟你领证的只能有一个,而且你最好也不要移民,别打那种去阿拉伯娶四个的美梦。”

    卢冲完全理解,笑着说:“那不简单,我不结婚不就是了,结不结婚跟生不生孩子,似乎也可以没有关系。”

    重生之前那个失败的婚姻,给卢冲很大的伤害,他现在有点恐婚了,他想要奉行不婚主义了。

    “如果你能让那些女人跟你没名没分的生孩子,”罗英梅严肃地说道:“那妈也没意见,不过,你跟她们交往之前,一定要弄清底细,千万不能找一个作风不正派的女人。”

    “就是您不说,我也会调查清楚的,”卢冲笑道:“我不喜欢戴绿色的帽子。”



相关文章